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孝行调查 新闻正文
德阳市孝泉孝道文化的历史与现状调研报告
(2008-8-25 14:42:02) 稿件来源:网络

     根据四川省社科院原副院长万本根教授建议以及德阳市旌阳区孝泉镇党委和政府邀请,四川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原所长陈德述教授,带领四川省社科院中国哲学专业的研究生卢旭华和徐菲二人,于2007年3月1日至5日,在孝泉镇郭静副镇长的组织安排下,对孝泉孝道文化的历史与现状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调研,现将相关情况报告于后。

 一、孝泉:历史文化名镇、孝子之乡

 孝泉是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是中国著名的孝子之乡。它位于肥沃的成都平原西部,属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管辖,与绵竹、什邡、广汉接壤,交通方便,商业发达。全镇设20个行政村,5个居委会,总面积52.5平方公里,居住有汉、回等民族,总人口4.2万。城镇面积3.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8万,是四川省首批百家小城镇建设试点镇之一。

孝泉镇历史悠久,据晋代常璩《华阳国志·蜀志》记载,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置广汉郡,孝泉在西汉时,为广汉郡“汛乡”。《四川郡县志》载:阳泉县“蜀汉分绵竹县立,今德阳县西。”《德阳县志》称:“阳泉故城”即今孝泉镇。隋开皇18年,改阳泉县为孝水县;大业2年,改孝水县为绵竹县,治所迁至今绵竹市治地。至此以后,不再在孝泉设县,孝泉改为姜诗镇,后又改名为孝泉至今。从西汉汉高祖6年设汛乡至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今天,这座悠久的历史文化名镇,闪耀着熠熠时代光辉。

 孝泉是二十四孝之一的姜诗故里,也因“庞氏养姑”、“安安送米”、“一门三孝”的故事以及“涌泉跃鲤”、“太白赠鞭”神话传说的广泛流传,使孝泉镇不但闻名于神州大地,而且扬名于海外。孝的故事与传说深入人心,代代相传,使中华民族传统的孝顺父母的美德扎根民众中,形成了深厚民俗文化内涵,培育了孝泉的独具特色的文化。除了三孝园、姜孝祠(孝感庙、姜诗庙)、姜诗坟、邻姑庙等古迹之外,还有龙护舍利塔、延祚寺、清真寺等,传递着孝泉镇悠久的历史文化信息。古孝泉镇分为上中下三场,上场叫兴隆场,中场叫忠孝场,下场叫桂花场。街道的命名都有讲究,如桂花街、花行街、转龙街和会龙街等,都有自己的典故,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自改革开放以来,孝泉镇的工农业有了很大的发展,已基本上形成了机械、化工、造纸、建材等为主的工业体系。现在,已有企业108家,其中工业企业75家,规模以上企业12家,年创利润2244万元,外贸转口贸易55万美元。农业、旅游业、文化教育事业也有很大的发展。所有这一切,都为孝泉镇经济文化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现在,孝泉镇党委和政府正在领导全镇人民构建和谐城镇,向小康社会迈进,已对经济、文化、教育以及城镇的建设作出了全面的远景规划。经济发展的总体战略是:“贯彻执行‘产业富镇,工业强镇,招商兴镇,引资旺镇’的发展思路,塑造孝泉新形象,实现经济新跨越。”孝泉人民决心,通过努力把孝泉镇打造成为德阳市区西北部“重要的物资集散地”和“九环精品旅游线上新兴的旅游目的地”,把继承、弘扬孝道文化与和谐社会的建设以及旅游业的发展结合起来,突显孝泉孝道文化的特色。孝泉镇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美好远景已经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二、孝泉镇丰富的孝道历史文化资源
1.“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的动人故事与传说

据历史记载,在东汉时期,出现了一对养亲敬老、孝行纯良的夫妇——姜诗、庞三春。姜诗带着母亲妻儿在外为官,而姜母每天想吃家乡鲤鱼、喝家乡的亭江水,于是孝顺的姜诗便辞掉官职带着母亲妻儿回到家乡,靠教私塾为生,终日为生计奔忙。婆婆爱喝江水和吃鲤鱼,媳妇三春就每日挑江水,想方设法买鲤鱼,任劳任怨。但婆婆却受人挑拨,认为媳妇表面孝顺内心奸诈,就想尽办法折磨她,作了两个尖底水桶,每天让她到七里之外的亭江去挑水,不让她歇一歇,并托词说后面那桶水不洁净不能喝,这样三春每天需往返几十里,十分辛苦,却没有一丝怨言。三春的贤德感动了上天,玉皇大帝派太白金星下凡赠送神鞭,叫把它放到水缸里,水没有了往上一提水就满了,味道和亭江水一样。婆婆仍然听信谄言,无端诬陷说那水是野男人帮助挑的,就用石头把水缸砸烂,把神鞭扯成五截。五截神鞭立即变成了五股泉水,并跃出鲤鱼来,这就是“涌泉跃鱼”的传说。

婆婆继续执迷不悟,以死相逼,让儿子休掉媳妇,孝子姜诗不忍心惹母亲生气只得服从,三春被逼含冤离去。在邻家姑姑的劝说下,三春打消了以死换取清白的念头,暂时寄居在村子附近的白衣庵中,昼夜纺纱织布,卖了钱托邻家姑姑偷偷地接济姜母。姜诗与三春只有七岁的儿子姜安安日夜思念母亲,担心母亲在外受冻挨饿,就偷偷地把自己每天带到学馆去的米抓出一把藏在土地庙中,积攒起来带去探望母亲,让母亲吃顿饱饭,这就是传颂千多年的“安安送米”故事。

 最终,婆婆在邻家姑姑的帮助下终于知道了真相,幡然悔悟,亲自接三春回家,阖家团聚,他们也感念邻家姑姑的恩德把她接到家中奉养,姜诗更因大孝声名远播,受到郡守的举荐,得到了汉明帝的重用,任为江阳令。姜诗依靠自己孝道贤德的品行,化解了当地多年来汉人与少数民族的紧张关系。后来,汉顺帝也被姜氏“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的事迹所感动,在永建五年(公元130年)颁布圣旨,为他们建祠立坊,来表彰他们的孝德孝行。

姜诗一家高尚淳厚的品行、对父母发自内心的至爱和他们一家三人不平凡的真实感人事迹,不但一代代人口耳相传延续至今,同时还被载入史册。在《后汉书·烈女传·姜诗妻传》和后来的《华阳国志·蜀志》中都有关于他们的记载:“士游(姜诗)孝淳,感物悟神”,“庞行(庞三春)养姑,妇师之先”。东汉时,官修的《东观汉记》中也有姜诗事迹记载。姜诗夫妻事迹深入人心、打动世情,便在民间流传过程中,形成了“太白赠鞭”、“涌泉跃鲤”等美丽的传说,这些故事被收入《二十四孝图》中。安安在父母孝行的言传身教下,小小年纪便懂得孝道,这让世人深受感动,“安安送米”便成为孝敬父母的代名词。现在世界上凡是有华人的地方都知晓“安安送米”的故事,尤其在东南亚享有盛誉,有的国家将它编入课本作为训蒙孩童的教材,有的国还通过电视媒体予以介绍,1995年新加坡和1996年澳洲的电视台,对此进行了特别的宣传,报道时间长达一个月。

姜诗夫妻对父母发自内心的孝顺父母的敬爱行动,不但在当时弥合了一个破碎的家庭,使之重归团圆,还在一定程度上弥合化解了当时的地方民族矛盾,而且截入史册,进入中华民族延续千多年的血脉,这充分表明了孝道的巨大价值和中华民族对孝道传统的肯定、赞扬、追求与向往。正如一幅楹联所说:

敬老数姜庞三孝一门千秋载誉;

涌泉出舍地齐跃双鲤万代流芳。

 2.姜孝祠、姜公坟、三孝园等孝文化遗存的重大历史与现实价值

 孝泉镇因“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的动人故事而留存下了众多的孝文化古迹,这些古迹在见证风雨变迁成为重要文物的同时,还在继续发挥着其旌表古人、劝人行孝的重大现实价值。
姜孝祠位于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龙护舍利宝塔左侧(现属孝泉师范学校范围内),又有姜诗庙、姜公祠、孝感庙、孝子祠、孝感祠等多种称呼。据史料记载,姜孝祠,飞檐斗拱,雕花木窗格扇,气派庄严,祠堂三门三进,正殿前为过厅,厅前两侧为放生池,再前为石制的高大门坊。门坊上镶有两石碣:一竖书“姜孝祠”,一横书“跃鲤名区”。门坊背面又有“一门三孝”题额。正殿内为姜庞夫妇俩的塑像,神态雍容,栩栩如生。正殿左厢是安安殿,右厢为邻姑殿。正殿后为先代殿,祀姜诗父母,比正殿稍长。两殿间石碑林立,古柏森森。更有殿宇间许多彩塑浮雕,形制各异,金碧辉煌,极为壮观。而如今仅存姜公殿及左右厢房(即原来的邻姑、安安二殿),文物也散布各处了。

 姜公坟位于姜孝祠东南约一公里处,在邻姑街尽头。据说孝泉人为感念孝子之德,到了明朝中期,集市各帮会纷纷商议修建姜公坟,以邑进士曾守身倡导修建,相沿至今。姜公坟整个园地呈方形,四周有墙围护,面积约五亩,内有三座坟茔。原来的姜公坟古朴、幽雅,文革中受到破坏,三坟曾被挖除,坟前原有的桂树、柏树至今已十不存一,大门上头的题额“姜公坟”三字及门两侧的对联,也因年深日久而字迹模糊了。

 三孝园位于今孝泉镇东北,龙护舍利宝塔下,是为弘扬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在孝泉镇引以为荣的“一门三孝”相关祠庙的基础上修建的。大门形制基本上仿照以前的姜孝祠,横额书“三孝园”三个隶字,两旁有两幅吟咏姜家孝事和孝泉风土的楹联,门楣上有小型彩色泥塑,四周红墙绿柳,风景清幽。进了大门,迎头便是姜公殿,殿内是“一门三孝”的塑像,安安居中,两旁是姜诗和庞氏夫妇。右廊里是以三孝故事为主题的八组彩色泥塑,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其他一些古建筑如延祚寺、邻姑庙等,因历史久远及种种变故,至今无存,只能从有关文字记载中窥其一斑了。

置身于这些略显破败与沧桑的古建筑之中,呼吸着氤氲的淡淡檀香气息,仿佛回到千多年前,看见姜氏一家以各不相同的行为,共同诠释了一种流传千年的美德;同时看见穿着时尚的当代游人在身边来去,不由得产生时空交错的奇特感觉,而就在这种古与今、在这种时空转换中,就更深刻地体会到变与不变、时间流转与美德永恒的辩证统一,体会到孝道文化恒久长新的不凡魅力。感受着传统孝道文化不凡的价值与格调,缅怀追吊,不觉感慨万千。

 可喜的是,近年来孝泉镇党委政府出于保护“一门三孝”古迹,开发本地孝文化旅游产业和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以便在全社会形成尊老、爱家、爱国,实现社会和谐的目的,先投资300万元对孝文化活化石姜孝祠、三孝园、姜公坟等进行了—定程度的维修。还于1995年,筹资3700多万元,系统整合孝泉镇已有的历史文化资源,在孝泉阳安大道旁集中修建了占地一百五十多亩的仿古式建筑群“中国德孝城”,恢复了孝泉曾有的“九宫十八庙”、“姜孝祠”、“延祚寺”等一大批建筑,使这些传统资源在今天更集中更充分地发挥其独特的教育和感化的作用。

 3.回、汉孝道文化融为一体,共同塑造了孝泉孝子之乡的美名

 孝泉古镇不仅有“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等传统汉文化故事及物质遗存,而且汉族传统的孝道文化与回族同胞的孝道文化已融为一体,这更赋予了孝泉孝文化与众不同的魅力与特色。

孝泉回族同胞主要集中居住在半边街(系德阳、绵竹两县各辖半边,故名)忠孝场和附近农村,现约有回族居民100多户,300多人。并拥有一座建于清道光年间的清真古寺,作为自己宗教活动的场所,该寺也是德阳市伊斯兰教协会的驻地,规模较大,是四川省十大清真寺之一。

 回族同胞因信奉伊斯兰教,有很多风俗习惯不同于汉族,比如不吃猪肉,不吃动物的血,禁止赌博,反对烧香求神等等,但是回族也和汉族人一样,重视孝顺父母,回汉民族这种对孝道的共同体认,从我们与回族同胞的交流中能真诚体会到。马庆磊阿訇介绍说,回民进行功修完成自己的职责,是伊斯兰教的要求,也是真主的旨意,而孝顺父母是功修里面很重要的内容,不孝顺父母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我们当地的回民也都知道“安安送米”、“一门三孝”的事迹,也都深受影响,就都更加自觉孝顺父母,团结邻里,偶尔和父母闹矛盾是有的,但是真正不孝的以及与父母关系不好的,在当地回民中极少。马阿訇还引述伊斯兰教的一些经典中精美语句来说明伊斯兰孝文化的特色。如在《古兰经第四六章第15节》中说:“我曾命令人们孝敬父母。他的母亲辛苦地怀他,辛苦地生他,他受胎到断乳的时期共计30个月。”在《提尔米兹圣训集》、《穆斯林圣训集》、《艾哈默德圣训集》中也说:“取父母的欢喜必蒙真主欢喜,惹父母的怒恨必遭真主怒恨”,“忤逆父母的人在今世得不到自己子女的孝顺,在后世还将受到炼狱的惩罚”,“天堂就在父母的脚下”等等。

回族同胞的孝文化与汉民族的孝道文化是完全一致的。在伊斯兰这种浓厚的回族孝文化氛围中,在与“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的汉民族孝道文化的相互交融下,孝泉的回族同胞不但和汉族同胞和睦相处、团结友爱、互相关心,而且还共同为孝泉镇的孝道文化建设和弘扬做出了巨大贡献。居住于四居委八组的回民李固柏数年如一日照顾多病的母亲和年迈体弱的父亲,从来没有半句怨言;还十分热心公益事业,乐于助人,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赞扬与肯定,被评为孝泉镇第三届孝子。

敬老尽孝、团结邻里、遵纪守法、共建和谐村镇已成为孝泉镇各族人民共同的品格与追求。

三、孝泉镇对孝道文化的继承、弘扬与创新
1.评选孝子、孝女和孝媳的活动是传承孝道文化的重要方式

为了能使深入人心的孝顺父母、尊敬老人的传统美德能得以有效继承、弘扬和创新,孝泉人民从1996年开始,结合《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精神要求,广泛开展德孝文化的宣传,并在全镇开展了评选和表彰孝子孝媳(婿)、尊老爱幼先进个人的活动。到2004年止总共进评选6届,每届评出孝子孝女和孝媳10对左右,至今已评出59对。“尊老爱幼先进个人”的评选也从1996年开始,至2004年共表彰6届76名,其中既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13岁的孩童。孝泉镇涌现出了3名省、市级的孝星:一居委的王一奎医生被评为区尊老敬老先进个人、四川省10佳孝星之一;孝泉镇一社的廖成菊被评为区孝子孝媳先进个人、省十佳好儿女,月楼村六社的肖兴久被评为德阳市的孝子孝媳先进个人。

 评孝子孝媳的活动得到了老百姓的普遍认同,取得很好的社会效果,但是有些父母向儿女们提出了一些不合实际的要求,甚至有的还做出一些“莫明堂”的事情来。为了能使家庭更加和谐,孝泉镇于1997年始开展评选“好公公好婆婆”活动,至1999年连续评选了三次,共评出好公公好婆婆42名。通过评选“好公公好婆婆”,使一些观念不正确的老人,受到了教育。父母和子女双方都共同努力,就可以使现代家庭,在新的道德观要求的基础上,在更高层次上去实现对父母的“孝”,从而实现现代家庭的真正和谐。

 通过评选活动的开展,全镇孝顺父母、尊老爱幼的风气更加浓厚,促进了家庭和睦和社会的和谐,精神文明建设得到进一步加强,全镇百姓对评孝活动予以充分肯定,共赞为弘扬孝德做了一件大好事。

 2.整合孝道文化的遗迹,使无形的孝道文化具有可感知的实物形象,更能有效地传承和弘扬孝道文化

 孝泉镇党委和政府斥巨资,把“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等文化古迹整合在一起,修建了“德孝城”。这种整合不但使孝泉孝道文化资源得以集中,彰显了传统的孝道文化教育功能,而且也凸显了孝泉的历史文化特色,为文化建设和旅游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大有功于孝泉人民。

 任何历史文化的传承不外乎三种形式:一是人民行为的代代相传和民间口头传说;二是历史文献、书籍的记载;三是历史文化遗迹中承载的相关文化信息。孝泉孝道文化的传承,这三种形式都发挥了它的作用。德孝城的建设把孝泉人民身体力行的和心灵中传承的孝道文化与历史遗存融合为一体,使历史遗迹以一种新的方式展现给了大众,用栩栩如生的人物塑像及文字记录的故事、传说来诠释孝的含义。这种整合让“安安送米”等故事在老百姓的脑海里面鲜活起来,使无形的孝文化观念成为直观的、可以感知的东西,成为可以直接解读的孝文化“教科书”,有很大的教育意义。通过举办与“孝”相关的文化活动,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播撒孝的种子,把孝文化辐射的范围不断扩大。德孝城巍然立于孝泉镇,它本身就具有不可估量的教育和感化的功能。孝泉镇的几所学校也将中国德孝城作为该校的教育基地,经常组织学生去接受德孝文化教育,共青团四川省委及四川大学分别授予它们“四川省青少年社会实践基地”和“四川大学社会实践教育基地”称号。同时,每逢节假日,来德孝城感受孝文化熏陶的青少年络绎不绝,通过人们的参观,初一、十五的敬香、拜祭,使孝的德行潜移默化,教育人民、感化青年,使孝道文化能更好地得以传承和弘扬。特别是在孩子们心中从小播下孝敬父母,尊老爱老、热爱家乡、热爱祖国的种子,长大能更好地服务社会、建设祖国。

 正因为如此孝泉人民一致称赞“德孝城建得好”,有群众说:“自从开展评孝活动和建立起德孝城以来,不孝顺父母的事情就更少了。”

 3.编写孝文化教材,在小学生中评“小孝星”,对青少年学生进行孝道文化教育,是传承孝道文化的全新创举

 孝泉人民完全抛弃“左”的思想影响,自觉继承孝文化、弘扬孝文化、实践孝文化。孝泉镇民族小学的领导和老师深感对学生进行孝文化教育的重要性,并且认识到要培养文明的、有道德的公民,应该从娃娃抓起。于是,他们从2001年开始,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四易其稿,成功地编写出了本校课程教材《孝泉与孝文化》,用它对小学生进行孝文化教育,收到了良好的教育效果,这是一个全新创举。

 《孝泉与孝文化》把“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的历史故事和现实的孝子、孝媳妇的先进事迹;将纪念姜诗“一门三孝”历史遗迹的孝文化价值;以及宣传孝的古代故事、对联、古诗和如何爱家乡、爱祖国、爱人民的现实内容都编入这本教材中。《孝泉与孝文化》内容十分丰富,具有历史的厚重性和现实的针对性。用学生身边发生的历史故事和可以感受到的现实典型,对学生进行教育,有亲切感,产生了十分显著的效果。

 为了能有效对学生进行孝道文化教育,孝泉民族小学提出了“四条原则”:“以学生为主体,重在实践的原则”;“突出重点、体现特色的原则”;“学校、家庭、社会相结合的原则”;“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原则”。在具体作法上提倡“三个走出”和“四个结合”的方法。然后又根据不同年级学生的不同特点,采取不同的方法进行教育,形式生动活泼,内容丰富多彩,在校园内形成浓厚的孝文化氛围。在这样教育的基础上,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再根据一定条件,在学生中评选“小孝星”,使学生深受孝道文化的教育,从培养学生爱父母,进而培养爱家乡、爱祖国、爱人民的高尚品德,这是值得大大提倡的。

 4.树立现实生活中的典型,运用榜样的力量来弘扬和传播孝道文化,活生生的事实教育民众,取得了十分好的效果

 省级“十大孝星”之一的王一奎和省级“十佳孝子”之一的廖成菊是孝泉镇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典型人物。

 王一奎是个医生,从小看见父母如何孝敬爷爷奶奶,早就懂得了儿女们要对父母尽孝;“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的故事在他的心灵扎下了根,他在日常生活中尽心竭力去孝顺父母。其父王远琪是个远近闻名的医生,他不但传给王一奎孝敬父母的孝德,还传给了王一奎医术和医德。王一奎像他的父亲那样把“病人当亲人”,把爱父母的爱心推广出去爱所有的病人。为了能够即时解除病人的痛苦,治好病人的疾病,王一奎孜孜不倦地学习,刻苦钻研业务,认真、深入研究典型病例,挤时间写出一篇篇医学论文,有的已在国家级刊物如《中华医学特刊》上发表。由于王一奎医术和医德都不错,赢得了领导和方圆几十里人们的称赞。他先后被选为镇个体医协会会长、镇人大代表、镇十大孝子、旌阳区尊老爱幼好儿女。廖成菊是又一个全省闻名的榜样,她孝敬丈夫的伯父袁正友十多年如一日,袁正友先天性残疾,行走不得,吃饭、穿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在她精心的照料下,活到了70多岁,真是世上有史以来未有的孝媳。在孝泉镇王一奎和廖成菊的典型事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起着很好的榜样作用。

 由于孝泉镇对弘扬孝道文化作出杰出贡献和它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2002年首届四川省“十佳孝星”及“百名孝子”和2005年四川省“十佳孝子”的颁奖大会,均在中国德孝城广场举行,省、市有关领导出席了颁奖大会,省上有关的媒体进行了报道,使孝泉镇继承、弘扬孝道文化的名声远播于神州内外。

四、孝泉镇继承、弘扬孝道文化促进了家庭和社会的和谐
孝泉人民一千多年来受到孝道文化的洗礼,不断实践着孝道文化,形成了浓厚的孝文化氛围。我们在调查中感受到,人们对“一门三孝”、“安安送米”的感受是非常深刻的。每当他们说到为何要孝顺父母时,总是讲孝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我们应该作的事情”;“我从小看见父母如何孝顺爷爷奶奶的,我们长大了也应该孝顺我们的父母”。有的还说“安安送米从小就记在我的心中”,一个上幼儿园的儿童说,“生在孝泉不孝顺父母,要遭雷劈的”。正是由于孝泉人民始终坚持继承、弘扬孝道文化,孝文化在这里发挥了它巨大的社会功能。

 1.孝道文化的继承与弘扬促进了家庭和谐

 孝泉人民深刻认识到:孝顺父母,使父母安度晚年,就能使家庭和谐。“家庭和谐了,社会就会和谐,社会和谐国家就和谐了。”老百姓普遍反映,自从开展评孝活动、建起了德孝城以来,传承的孝文化得到了更大的弘扬。以前,村子里、居委会经常出现家庭矛盾,出现不孝顺父母的情况,调解员成天忙得不可开交;现在,整个孝泉镇没有不孝顺父母的事情发生;那种虐待父母忤逆不孝的儿女,在孝泉镇已经没有了。孝泉镇孝泉村的村支书不无感叹地说,都知道婆媳关系难处,自从评选了“孝子孝媳”,村里面的调解活动明显变少,各家都争相去孝敬老人,与四邻和睦相处,邻里关系也十分和谐。

 孝泉镇有许多四世同堂的和谐家庭,民族小学老师郑兴的家庭,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家里有7口人,是一个四世同堂共享天论的和睦家庭。用郑兴的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正是他有这种认识才有了四世同堂的和谐家庭。他们的女儿才9岁,不但懂得孝敬父母,还懂得孝敬爷爷奶奶和曾祖父母,她十分听长辈的话,学习成绩也很好。看电视,总先询问曾祖父母的意见,给他们拨到中央台戏曲频道,而放弃自己喜欢的动画片。郑兴夫妻的心愿是祝老人健康长寿,活到100岁。

 这样的和谐,不但是家庭的幸福,也是社会的福祉;不但能使老人安度晚年,也是年轻人为事业奋斗的保障,更是儿童、少年幸福成长的最好环境。

 2.家庭和谐进而促进了村镇和谐

 孝泉镇人民普遍认识到,孝能够促进家庭和谐,家庭和谐了社会就和谐。我们在调查中,当地百姓说:“我们这里社会治安很好”。根据镇派出所提供的资料:那里续三年无重大刑事案件、群体性事件、突发性事件发生,在传统文化的润泽下,全镇案件发生率远低于周边乡镇。这是因为孝泉镇作为二十四孝之一、“一门三孝”故事的发源地,千百年来,积淀了厚实的孝道文化底蕴,以孝育人,以敬传人,仁爱之心、传统之孝德得以最大程度的继承与弘扬,因而这里民风淳朴、邻里和睦、治安良好。孝泉镇对孝道文化继承和弘扬,有力地造就了良好的社会秩序,人心安定,为构建和谐社会的村镇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条件。

 3.对小学生进行孝道文化教育和评选“小孝星”活动,不但培养了学生们的孝心,而且必将对公民社会公德培养产生极大的影响

 孝泉镇民族小学通过开展孝文化教育活动,评选校园、班级小孝星,学生在课堂上领略孝文化的风采神韵,汲取传统美德的丰富营养,在孝文化主题活动中了解家乡的风土人情、建设成就,在日常生活中深化孝的认识。以“安安”为榜样,作“安安”的传人,使孩子们逐渐成长为孝顺父母、尊敬长辈、努力学习、热爱祖国和人民的好孩子。

 三年级四班毛娇同学的父母长期在长打工,缺少管束,她逐渐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喜欢吃零售。在评为“小孝星”之前从不帮助同学,一角钱都要用来买糖吃;现在,她变了,变得能知父母打工的辛劳,知道不能乱花钱,知道要有同情心和善良的心,人与人之间要友好相处,要乐于助人。在一次学校组织的“为贫困儿童献爱心”活动中,慷慨地捐了十元钱。五年级一班林静雅同学被评为班级的“小孝星”后,给妈妈打电话说:“妈妈,您身体好吗?半期考试,我的语文、数学成绩又上升了,评为班‘小孝星’了。我还要争当校园‘小孝星’呢!”妈妈回答说:“好,女儿懂事了,我和你爸爸就放心了,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孝泉民族小学先后评选出50余名校园“小孝星”,400余名班级“小孝星。”这种充分利用当地的丰厚孝文化资源并结合爱家乡、家祖国、爱人民为内容,对学生进行教育,其意义是巨大的,很值得提倡和推广。

五、就如何进一步继承和弘扬孝道文化提几点建议
1.应该把创造性地继承和弘扬孝道文化提高到构建“和谐社会”的高度来认识。

 解放以来,我们不少领导和干部一直以“左”的观点来对待传统的孝道美德,现在是彻底否定认为孝道是封建主义错误观点的时候了。古人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培养爱心或重塑爱心,是培养爱祖国、爱人民的基础,也是培养社会公德,培养文明公民的基础,更是构建和谐家庭、和谐社区以至构建和谐社会的思想道德基础。孝泉镇的经验就证明了这一点。

 2.建议在全省推广孝泉经验,把孝泉镇建设成为四川省的孝道文化培训基地

 1996年孝泉镇就开始了评孝活动,接着修建孝城,继承、弘扬孝道文化的起步是很早的,但由于缺乏战略思考,现在相对落后于全国有些地方了。希望省、市、区三级党政领导高度重视孝泉镇继承、弘扬孝道文化的作法和经验,有领导地认真总结,在全省推广孝泉经验。应该把自发评选孝子、孝媳、孝女和孝婿的活动法定化,由政府组织,定期地、有领导有计划地开展村、乡、县、市直至全省的评孝活动,把由民间组织的两次省评孝活动持续下去。由省、市、区进行经费支持,把孝泉镇建设成为全省乃至全国有名的孝道文化培训基地,继承、弘扬中华孝道文化美德,为构建和谐四川、和谐中国服务。

 3.建议省内各高等院校、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加强对孝道文化的研究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等单位曾在2002年组织召开了“弘扬中华孝道文化,促进西部大开发学术研讨会”,出版了《中华孝道文化》一书;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和共青团四川省委,也曾开展过社会调查,写出了调研报告,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但由于认识没有跟上,经费不落实,未能持续、深入下去。从现实来看,这项工作不但应该持续作,而且应该作得更深入、更扎实。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万本根同志、旌阳区广电局罗亚文书记等,自2002年以来,一直建议在德阳孝泉镇建立一听双轨制的“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孝道文化研究所”,以孝泉镇为实践基地,组织全省的科研力量和民间力量,深入研究孝道文化,把德阳孝泉打造成为新时代的孝文化之乡。但是,万本根等同志的这一良好的愿望和建议,没有得到真正的响应,建立“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孝道文化研究所”建议,至今未能实现,这是十分遗憾的事情。希望得到省、德阳市党政领导的支持,以实现在孝泉镇建立“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孝道文化研究所”建议,深入、扎实开展对孝道文化的研究,为构建和谐四川做出贡献。

 4.建议在选拔和晋升各级干部时,应该把是否孝敬父母作为考核的重要条件之一

 我们的各级公务员应该是德才兼备者,有才无德的人更不应该提拔为领导干部。“百行孝为先”,孝敬父母是最基本的品德,也是其他美德的基础。传统的孝德,除尊敬、赡养父母之外,还包含勤政爱民,廉洁奉公,无私奉献,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忠于职守,不徇私利,不贪赃枉法;相反,违法乱纪,贪污腐败,就是对父母的不孝。爱祖国、爱人民,是孝的最高境界,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直至生命,历史上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如岳飞、文天祥等就是这样的孝子。孝敬父母是作为国家公务员的最基本的道德要求,把是否孝敬父母作选拔和晋升标准之一,是培养公务员的执政意识,提高公务员基本道德水平所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