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理论研究 新闻正文
《孝经》曾子大孝章
(2008-8-25 11:08:07) 稿件来源:网络

曾子大孝章

 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不辱,其下能养。”

公明仪问于曾子曰:“夫子可谓孝乎?”曾子曰:“是何言与?是何言与?君子之所谓孝者,先意承志,谕父母以道。参直养者也,安能为孝乎?身者,亲之遗体也。行亲之遗体,敢不敬乎?故居处不庄,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莅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战陈无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灾及乎身,敢不敬乎?故烹熟鲜香,尝而进之,非孝也,养也。君子之所谓孝者,国人皆称愿焉,曰:‘幸哉!有子如此!’所谓孝也。民之本教曰孝,其行之曰养。养,可能也;敬,为难。敬,可能也;安,为难。安,可能也;久,为难。久,可能也;卒,为难。父母既殁,慎行其身,不遗父母恶名,可谓能终也。

夫仁者,仁此者也;义者,宣此者也;忠者,中此者也;信者,信此者也;礼者,体此者也;行者,行此者也;强者,强此者也;乐自顺此生,刑自反此作。

夫孝者,天下之大经也。夫孝置之而塞于天地,衡之而衡于四海,施诸后世而无朝夕,推而放诸东海而准,推而放诸西海而准,推而放诸南海而准,推而放诸北海而准。诗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此之谓也。

孝有三:大孝不匮,中孝用劳,小孝用力。博施备物,可谓不匮矣。尊仁安义,可谓用劳矣。慈爱忘劳,可谓用力矣。

父母爱之,喜而不忘;父母恶之,惧而无怨;父母有过,谏而不逆;父母既殁,以哀,祀之加之;如此,谓礼终矣。”

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伤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问曰:“夫子伤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乐正子春曰:“善!如尔之问也。吾闻之曾子,曾子闻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养,人为大矣。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步之不敢忘也。’今予忘夫孝之道矣,予是以有忧色。故君子一举足不敢忘父母,一出言不敢忘父母。一举足不敢忘父母,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行殆也。一出言不敢忘父母,是故恶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及于己,然后不辱其身,不忧其亲,则可谓孝矣。草木以时伐焉,禽兽以时杀焉。夫子曰:‘伐一木,杀一兽,不以其时,非孝也。’”

译文:曾子说:孝有三种:最大的孝是使父母尊荣,其次是不给父母带来耻辱,最下等的孝是供养父母。

公明仪问曾子说:先生您可以说是孝吗?曾子回答说: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话?君子所说的孝,在父母的意思说出以前,自己先揣测到,并且做了;在父母的志愿表示以后,自己更要承担做好。了解父母的意思和志愿,用的是正确的方法。我曾参只是一个能养父母的人,哪里能做到孝呢?

儿子的身体是父母身体的一部分。拿父母遗留的形体去做事怎能不恭敬呢?所以平时生活不严肃,就不是孝。奉事国君不忠诚,就不是孝。处理政事不恭敬廉洁就不是孝。对朋友不诚实不讲信用就不是孝。临阵杀敌不勇敢,就不是孝。这五种不能做到,灾祸就降临到自己身上,怎么能不恭敬呢?

所以煮熟了鲜肉香饭,品尝过滋味,再献给父母;这不能算孝,只是口体之养。君子所说的孝,一国的人都夸赞他,思慕他。说幸福啊,有个儿子象这样!这就是所谓的孝啊!

人民的基础教育,就叫做孝,把这基础教育付诸实践就叫做养。供养是可能做到的。做到恭敬就难。恭敬是可能做到的,做到安逸就难。安逸是可能做到的,做到长久就难,长久是可能做到的,做到终了就难。父母已经去世了,谨慎约束自己的行为,不留给父母一点坏名声,这可以说是能够终尽孝道了。

仁爱的人,就是由这孝道表现对人友爱的。正义的人,就是由这孝道表现处事的适宜。忠诚的人,就是由这孝道表现内心的诚实。诚信的人,就是由这孝道表现出信用。坚守礼仪的人,就是由这孝道表现出礼仪。实践的人,就是由这孝道懂得实践的。坚强的人,就是由这孝道表现坚强的。音乐是由于遵循这样的孝道而产生的,刑罚是由于违反这样的孝道而兴起的。

孝道,是世界上伟大的真理。孝道树起来可以塞满天地之间;横过来可布满四海;推行到后世而时刻都需要。推行到东夷所在的地方就成为生活的准则,推行到西戎所在的地方就成为生活的准则,推行到南蛮所在的地方就成为生活的准则,推行到北狄所在的地方就成为生活的准则。《诗经》上说:从西方,从东方,从南方,从北方,没有想不服从它的。就是说的这种情况。

孝有三种:大孝是不会枯竭的,中等的孝是用心辛劳的,小孝是要用力的。把德泽施及天下的人民,也就具备了天下的万物,可以说不会枯竭了。尊重仁义,安抚义士,可以说是用心辛劳了。爱养父母,忘记劳苦,可以说是用气力了。

父母慈爱他,喜欢而不能忘记。父母讨厌他,害怕而没有怨恨。父母有了过错,劝谏而不敢顶撞。父母已经去世了,就只有悲伤;祭祀父母,增加祭品供奉父母。只有这样,孝敬父母的礼仪才算做完了。

乐正子春在下堂阶的时候跌伤了脚,伤口好了,几个月不出门,脸上还有忧愁的颜色。他的学生问他说:老师跌伤了脚,已经好了。但几个月不出门,脸上还有忧愁的颜色。这是为什么呢?乐正子春说:你的这个问题问得好啊!我从曾子那里听说,曾子从孔夫子那里听说道:天地所生养的万事万物,以人为最尊贵。父母生下儿子来,是一个完全没有缺陷的人,儿子以完整无缺的身体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可以说是孝了。不亏损他的身体,可以说是完整无缺了。所以君子一举一动也不敢忘记。现在我忘记了孝的道理,因此有忧愁的容色。

所以君子一举足不敢忘记父母,一说话也不敢忘记父母。一抬脚不敢忘记父母,所以,总是走宽广的大道,不走狭窄的小路;走水路总是坐船,而不游水过去。不敢把从前父母遗留的身体走危险的路。一说话不敢忘记父母,所以,口中不讲丑恶的话,怨愤的言词不会招致自己身上。然后不使自身遭到污辱,不使父母他忧愁,就可以说是孝了。

砍伐草木要有一定的时候,宰杀禽兽也要有一定的季节。孔夫子说:砍伐一棵树,宰杀一头兽,不按一定的时节,也不符合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