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名人谈孝 新闻正文
董之鹰:孝文化与代际网络关系结构变迁
(2008-7-9 10:28:01) 稿件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一、传统孝文化是融合代际网络关系的传承文化

    传统社会的孝文化对代际网络关系的形成和变化具有深刻影响。《礼记·礼运》对代际关系作了精辟的论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古人提出天下为公,要选用贤人、能人,人与人之间要讲信用,要和睦相处,表达了人类对理想社会的共同向往和追求;尊崇孝文化建构的代际关系,提出对老年要赡养,对中青年要发挥其作用,对幼年要抚育的思想,体现了代际关系的均衡和谐。

    自古以来,孝文化的内容较为丰富,成为人们的思想准则和行为规范。儒家经典著作《孝经》所提出的“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尽孝成为历代人的思想准则。《孝经》中“人之行,莫大于孝”也成为人们的行为规范。孝文化倡导以孝治国,推崇以孝为本,要恪守父子、君臣、尊卑、长幼、上下之序。孝文化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经历了数十个朝代,成为世代传承文化。由于各代人对它的认同,因而一直起到融合代际关系的作用。

    二、代际关系网络结构的分化对孝文化的挑战

    1.传统家庭血缘网络结构的分化。我国社会结构的变迁带来家庭结构的变迁,联合大家庭解体,核心家庭占主体,家庭规模趋于小型化。多数子女在工作后自立,与父母分居。由于劳动力流动领域范围增大,移民增多,一些子女成为外地移民甚至国外移民,老年空巢家庭比例上升。多数子女与老人分居,难以像传统农业社会时一样在家中尽孝。大家庭的解体与重组,使家庭部分功能弱化,部分功能转向社会。在社会转型中,家庭小生产功能向社会大生产功能转移,家庭教育功能向幼儿园、学校及社会教育功能转移,家庭经济赡养功能向社会保障功能转移,家庭生活照料功能向社区服务功能转移,老年人养老方式也从单纯依赖血缘网走向依赖社会网。

    2.传统观念的分化。一是传统家庭观念在淡化。现代劳动力的流动就业方式,使家庭成员就业区域扩大,跨省、跨地甚至跨国,人们在职业与地理位置上的分散性,拉大了亲属间的生活距离;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教育、医疗保健及社区服务的发展,减少了人们对亲属关系网的依赖程度;学业、事业的成功,除主观因素外,家庭因素也在社会化过程中更多地让位于社会因素。有学者认为,这种状况会导致现代化与亲属系统在许多方面对立。大家庭的亲属关系难以适应现代工业社会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于是亲属关系结构就成为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牺牲品或曰障碍。亲属关系的疏远,在不同的家庭,不同的职业,不同的群体,表现形式不同。当亲属关系被视为负担,甚至以牺牲一代利益为代价时,家庭成员更倾向于独立,家庭观念也趋于淡薄。

    二是传统尽孝观念在淡化。年轻人认为,现代尽孝属于社会意义上的概念。目前社会资源流向已向老年人倾斜,如果在家庭中还要赡养老人,那么老龄社会的发展是以牺牲中青年的利益为代价的。因为中青年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生存,必须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如果他们为赡养和照顾老人而付出时间和精力,势必影响其学业和事业,甚至导致下岗,影响其子女的教育和成长。

    老年人则认为,现代社会的家庭代际重心转移,要求子女尽孝的时代已结束。现代老年人要围着子女(孙子女)的利益转,进入高龄期后,仍然为后代奔波劳累,影响了安逸的晚年生活。为了给子女创造社会竞争条件,老年人担当起保育员(带孙子女)、炊事员、采购员、清洁员等,对家庭提供各种服务,付出了较多的财力物力和体力精力。

    三是传统家庭角色的分化。传统老年角色在家庭扮演着权威角色,不论他们是生产者,还是消费者,都是生产和生活中的权威,都会受到家庭成员的孝敬。现代社会的角色差异,不仅仅是被抚养人口与抚养人口的角色差异,而且有知识结构的差异,有资源财富的差异,有权力声望的差异,必然在角色功能上有较大的差异。家庭的中心地位已不一定是长辈,当晚辈的知识结构、资源财富、权力声望都超过他们的长辈时,角色敬重也转移了。

    三、代际网络结构的整合给孝文化注入新的内容

    1.代际网络结构的有序整合。传统社会代际网络关系排序主要按家庭关系进行,人类社会繁衍、抚养、生产、消费、赡养、慰籍等生存与发展需求,主要由家庭来提供。几代人相互依存、相互扶持,是以家庭为主体的。一旦失去家庭,便失去了网络关系,家庭是其经济支柱,也是其精神支柱。孝文化易于被各代人认同。现代社会的代际关系已不仅指血缘意义上的代际关系,也不单指地缘或业缘意义上的代际关系,而是国家、企事业单位、社会群体组织和家庭成员之间的代际网络关系。因此,由不同代际的社会成员在社会生活中发生一定的社会关系,将各种横向和纵向关系相互交织构成的体系加以整合,才能形成现代社会的代际网络结构。孝文化所依附的传统代际关系结构已发生了变化。

    2.代际网络结构和文化的互动整合。代际网络结构是由影响代际互动关系诸因素总和构成的社会组织系统,因而受到文化因素的制约。考察代际网络结构必须考察社会结构的历史性和现实性。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的生产力水平,就会有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并以此为基础,推动社会文化的发展。代际文化一方面要适应代际网络结构的变化,另一方面代际文化对代际网络结构的整合起推动作用。以孝文化为代表的代际文化会有新的发展。

    3.代际网络结构的交换整合。代际网络结构的交换整合是代际之间相互支持的过程。随着代际关系中的经济支持由家庭双向支持转为社会的双向支持,代际关系由家庭逐步外化到社会。尽孝过去是在一个家庭范围内,由成年子女向年老父母尽孝,而现在扩展到社会范围内,由在业人口向退休人口尽孝,代际经济交换的整合是在社会养老保障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中进行的。代际网络结构交换整合将文化因素整合进去,体现关爱社会与关爱自己的整体性。传统孝文化所体现的代际之间的养老育幼、扶弱助残、扶贫济困的美德,是代际网络交换中的人文精神,使孝文化的内容更为丰富。

    4.代际网络结构的资源整合。儒家孝文化是建立在家庭养老模式的基础之上的。它在传统社会能够控制人,控制代际关系,是对家庭权威性资源和价值的认同,即对老年资源和价值的认同。小农经济曾是崇老文化的经济基础,老年人丰富的生产经验和社会阅历对子女是授之不尽的,从而确定了老年人和其子女的紧密关系。现代社会处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家庭功能分解,部分生产、赡养、教育和生活照料功能走向社会。因按市场经济配置资源,老年人的收入在家庭成员中所占份额变少,老年人的家庭地位边缘化,传统社会的老年人所具有的权威性资源逐渐失去对家庭成员的控制。当家庭的权威性资源减少,社会的配置性资源加大,孝文化的影响力也减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