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正文
玉鸠首杖
(2011-1-9 14:58:24) 稿件来源:北京孝赢天下文化

 

玉鸠首杖

玉鸠首杖

年代:鸠首(宋代)  木杖(明末清初)

尺寸:长910毫米,尾部为铁制,杖杆为老红木,雕干枝梅花。连接银托长55毫米,为银制鎏金,部分鎏金磨掉。玉鸠首为58×54×30毫米,青玉褐黄土沁,有牛毛纹。

 

【链接】

难舍那根宋代玉鸠首杖

在潘家园捡到最好的漏,高价出手再以更高价格收回来

2009-11-21

  这件玉鸠首杖是至今为止,我在潘家园旧货市场捡到的最好的漏。

  那是1996年,当时旧货地摊已逐步合法化,规模也越来越大,但假货却成几何级数增长,基本上看不到什么好东西了。而懂行的人却又越来越多。好的古玩在地摊上极少见,同好会面谈起古玩地摊,都很无奈于“今不如昔,狼多肉少”。但仍有很多人十分执著,到了摊期,凌晨4点就到了,打着手电挑货。我是8点多才起床,到那里已经9点多了,人已经很多了。我也就不抱太大希望,随便看看,走到靠东边的几个临时摊位看看,有个摊位上摆了一些铜器、瓷器,我认出一些铜器是真的,但已经残破了,没有收藏价值。再看一眼摊主脚下,横置着一只细手杖,古色古香的,看起来不错,我示意他取过来,摊主是夫妻档,老公照看其他东西,太太紧盯住这支手杖,表示重视。

  我拿起来看,硬木杆,玉鸟杖首,鎏金银包连配件,全是原配作。只是玉鸟表面一层黑泥,看不出做工线条。我用手将黑泥搓去部分看看内部,一般说来,真的古玩浑身泥土的不多。反倒是伪品多用假锈、老泥来伪装做工。我直到这时还不能肯定是否真品。直到看到了部分褐色土沁,才抬头问价钱,因为再看下去的话,想要1万也变2万,谁让你爱不释手呢。

  他一开口:“这东西好,杖首很老,少3000元不卖。”我一块石头先落地,要价很低,看来是不懂行情。我先不忙还价,又仔细观看杖首。这时我的一位朋友,在琉璃场开店的赵先生过来打招呼,看我拿着这根手杖,便对我说:“这条手杖一大早就摆在这儿,不少人看过了。”言下之意是这根手杖有可能是伪品,提醒我不要上当。但看我听了他的话还是反复摆弄杖首,不禁也定睛细看。我轻轻用指头点一点露出褐黄色土沁的部分。他看后不仅低声说:“说不定是真的!”说完便悄声离开。这是古玩行里懂规矩的做法,别人有买卖,不能当面大称大赞,因为卖主就会乘机提价;也不能在旁边一个劲地盯着看,这样卖主就知道这是好东西,说不定出什么花样。赵先生说话注意不让别人听见,说完转身就走,表示按规矩办事,绝不搅局。在古玩行这就属于高品格了。

  我还的第一口价是1500元,在古玩摊一般给够一半就表示是真买主。卖主有点动心,但还是不卖。我这时不敢盲目加价,只是强调东西的缺点,当然有些话不能说得太内行,如玉鸟雕得太简单,工不细,玉颜色不够白,木杖花纹一看就知时候晚等等。表示出一副可要可不要的样子,平时还可以放下东西回头就走,相信卖主还会把你喊住。这次我可不敢这样做,如果一放到地上,马上来个人拿起来,就因小失大了。卖主看大半个上午过去了,也没有人给价,所以也不太死气白赖地要价了,最后以1700元买到手。

  记得买到手后,正遇上一个开古玩店的徐大爷,他因腿部工伤,退职经营葫芦,招牌叫葫芦徐。因行动不便,长年柱手杖,我们爷俩每人扶一杖,相伴遛地摊的情景,十年过去,仍如同昨日。

  回家后我将杖首洗净,果然美丽典雅,磨工明快,沁色悦目。我对照一些参考图书等资料,发现这个杖首并非汉代的,而是宋代的玉鸠杖首。而木杖是老红木雕梅花,鎏金银配件与木杖都是明末清初的风格,杖首曾入过土,看来是出土后,明末清初时配成完整的鸠首杖。

  一个月后,有一朋友见了赞不绝口,一连两个星期找我,要我出让,我因鸠杖首不够汉代,兴趣大减,加上他给我的价钱也让我动心,最后禁不起他的软磨,以2500美元让给了他。我想我以后还能得一件更好的,但十年来,非但没得到一件汉代的玉鸠杖首,连宋代的也没有看见。这时才想到这种品种真品一定不多,就是美国华盛顿的史密斯松尼这样的大博物馆收藏的宋代玉鸠杖首都是件老提油(指过去用人工加的颜色),实在是后悔不已,只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次轮到我去磨那个朋友了,差不多磨了半年,承他开恩,我以5000美元收回那件玉鸠首杖。旧伴新归,让我兴奋好几天,每当看到这件鸠首杖,都是越看越爱,因为杖首各图录偶尔记之,而完整的玉鸠首杖恐怕已经凤毛麟角了。

  全杖长910毫米,尾部为铁制,杖杆为老红木,雕干枝梅花。连接银托长55毫米,为银制鎏金,部分鎏金磨掉。玉鸠首为58×54×30毫米,青玉褐黄土沁,有牛毛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