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正文
彩箧孝子漆画(汉代乐浪地区)
(2011-1-9 14:55:52) 稿件来源:北京孝赢天下文化

 

 

 

彩箧孝子漆画(汉代乐浪地区)

 

名称:汉乐浪彩箧漆画

年代:东汉作品

出土地:今朝鲜平壤(汉代乐浪郡) 

出土时间:19316月 

作品类型:彩箧,漆画

 

 

 

 

    “竹箧”是用细竹篾编织的篮箧,在箧的外缘四周通常有彩色漆画绘图。该彩箧制作为竹胎漆绘,盖高9厘米,长39厘米,19316月出土于朝鲜乐浪彩箧塚。

    汉武帝灭了卫氏朝鲜后,在其管辖地先后设置了乐浪、临屯、玄菟和真番四郡,历史上称其为“汉四郡”。四郡之下设有很多县,郡县长官由汉朝中央派遣汉人担任。昭帝始元五年(前82),罢去临屯、真番二郡,并入乐浪、玄菟二郡. 近年来,在汉四郡地区的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汉朝的官印和各种质地不同、形状各异的器皿,考古学家将这种文化现象称作“乐浪文化”。在“乐浪文化”的考古发现中,最具代表性的还是地处今朝鲜平壤市乐浪区土城南面,总数达2000余座的乐浪墓葬群。这些外形多为方台形封土的坟丘墓,是中国周、汉时期墓葬的普遍形状。其墓葬结构主要有木椁墓和砖室墓两种,其具体造法、式样,乃至细微到砖上花纹,都与中国的中原汉墓没有差异。墓中随葬品非常丰富,为清一色的汉文化特色。乐浪墓葬群可以被看作是朝鲜北部受汉文化强烈影响的一个具体见证。

    彩箧四隅绘有立像,每隅2人,共8人,两个长侧面每面各10人,两短侧面每面5人,共30人均席地而坐。 整个绘画给人的第一感觉是统一,沉稳,儒雅。

    在构图上,呈现出统一而有变化的特点。用同种款式的帘幕图案与几何图案来填充整个画面的边缘,既有了整个的画面整齐风格也避免了只有人物的单调。画中人物由朱,褐,橘黄,黄绿多种颜色构成,直接用色线勾勒,手部线条较细,衣着用笔较粗,整体色彩厚重且统一。但是为了避免单调感,首先漆匠在画不同人物时使一些人倾向左,一些人倾向右,人物的互动以相互交谈来表达,多在于手和眼睛的表现,人物眼睛正视或者斜视,彼此顾盼传神,面部表情,神态都极生动,双手有在作揖,有在拱手;其次人物的服饰、年龄刻画各异,脸形丰圆,形象逼真,神态生动,性格鲜明。整个漆画除了描绘出人物的形态外还传递出人物之间神情的交流,从而传递出整个画面主要想表达的意思。

    汉人认为“神”应依赖于“形”而“形”只有在“情”的介入下才能塑造,才能达到“传神”的效果。而情是指对于题材本身理解的结果,然后从自己的情感中幻化出新的对象之“形”。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只有在对具体形象有所知晓与兴趣。但是人们也不可能人人都熟悉故事的内容后再欣赏图画,为此在汉代的画像石中常常出现“榜题”,即是画像内容的扼要说明,在彩箧上我们也可以看到每一位人物身旁都有姓氏或者职称说明,如第一幅图标有纣帝,使者,侍郎,这就形成一种观画程序,根据榜题了解画面内容,方便人物对形象的理解,再通过“形”来认识感悟某种精神的传达。于是这种以情塑造形,在形中注入情,引起观众从形中获取精神活动,最终汉人主张“助人伦,成教化”的抑恶扬善的借鉴作用才会有保证。

    秦汉年代都有大一统的疆域,而汉代更以社会经济的逐渐复苏为基础,是各地区的生活群体在共同的宗法观念笼罩下逐渐拥有相同的意趣和爱尚,促使汉代在表现题材上有了较为统一的趋同性。

    汉画的题材大致有两类,一类以人物和动物为主,或展示人间生活场景,或构成奇妙的装饰图案。如湖北省出土的秦代漆盂、漆梳篦等,前者绘一乌两鱼,连续萦缠,线条流利,逼真生动。后者在梳篦两面绘有图画,有歌舞、宴饮、角抵、送别等场景,线条简练流畅,人物婉约多姿,构图明快。另一类则是表现迷信内容的,有浓重的神秘色彩,主要绘制在棺榔上。如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彩绘漆棺画,遍绘流畅多变的云纹,在云气缠绕中有许多姿态生动的神怪和禽兽,他们或执盾握剑,或操弓射。 

    汉代的主要绘画成就有帛画,画像石(砖),壁画。在现存画像石(砖)中武氏祠是一个典型,其在今山东省嘉祥县南武宅山,旧称武梁祠或武氏“前石室”和“左石室”,为武氏家族墓葬的双阙3个石祠的石刻装饰画,现保存刻石40余块。在众多画像内容中,表现最多的是历史上的人物故事画,并且画像之侧有榜文题铭和赞语。其中表现的古帝王圣贤有伏羲、女娲、祝融、神农、黄帝、颛顼、尧、舜、禹、帝辛、文王、武王、周公、老子、孔子及弟子等。历史故事中表现古代忠勇义士的内容有:荆轲刺秦王、聂政刺韩王、蔺相如、范雎与须贾、豫让刺襄子、要离刺庆忌、曹沫刺桓公、侯赢朱亥劫魏师等。表现节妇烈女的故事有京师节女、梁节姑姊、无盐丑女、齐义继母、秋胡妻、朱明妻、王陵母等。表现孝子的故事有闵子骞、老莱子斑衣娱亲、丁兰刻木奉亲、董永卖身葬父、伯榆悲亲、邢渠哺父等。另外还有义浆羊公、泗水捞鼎、柳惠、颜叔等故事画。 

   而在汉乐浪的彩箧上面的人物署名或标明职称可以看出面上绘有孝子故事(如丁兰,老莱子,邢渠哺父等)和历史故事(如纣王等)等发生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事情,这种组合式的构图也是汉代的一种特色(可以是同一故事的简洁型和复杂型构图,也可以是故事的细节组合或者表现一个故事发生的不同时间段等),但是彩箧上这些组合都是选用可以教化后人题材。

    可见,汉代绘画具有很强的教育性。汉代独尊儒术,强调儒家伦理道德纲常的,除了竹箧彩绘图上的人物形象总体给人一种十分温文儒雅的感觉外,在题材上除了鬼神外便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用以警示后人。

    东汉词赋家王延寿在《鲁灵光殿赋(并序)》中写到“图画天地,品类群生。杂物奇怪,山神海灵。写载其状,托之丹青。千变万化,事各缪形。随色象类,曲得其情。上纪开辟,遂古之初。五龙比翼,人皇九头。伏羲鳞身,女娲蛇躯。鸿荒朴略,厥状睢盱。焕炳可观,黄帝唐虞。轩冕以庸,衣裳有殊。下及三后,淫妃乱主。忠臣孝子,烈士贞女。贤愚成败,靡不载叙。恶以诫世,善以示後。”

 

[链接]

  据新加坡媒体报道,20079月,朝鲜平壤中央历史博物馆准备兜售馆内珍藏的国宝。中央历史博物馆拟变卖来自中国的汉代“彩箧”,因为“对于朝鲜来说,那个竹织盒子没有意义”。该“彩箧”开价七十万美元,韩国文物专家对此深表关注。

  日本东京放送电视台(TBS)播出朝鲜中央历史博物馆向电视台摄影师兜售收藏品的情况。TBS摄影师片野田齐获获准与副馆长见面,该副馆长向片野田齐展示馆方拟出售的“彩箧”,要求片野田齐安排寻找对该件珍藏有兴趣兼“识货”的买家。该副馆长准许片野田齐拍摄“彩箧”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