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孝道书法体验展 新闻正文
吴向明
(2010-12-31 23:47:32) 稿件来源:北京孝赢天下文化
 
孝道:有道是百善孝为先也

【孝道:有道是百善孝为先也——庚寅春月之晨 吴向明书】
 
【受编者之邀,著名书法家、文化学者吴向明挥毫书写了“孝道”二字。他的书法作品曾被党和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赠送给40多个国家元首。谈起对孝道的感悟,吴先生向编者推荐了他多年前写就的这篇怀念母亲的文章,悟书道,悟慈母的心。】
 
墨母泪
 
     墨母哭了。串串泪珠滴落在我的作品集出版通知书上。墨母得知我的书法被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公开出版的消息,激动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墨母为我流泪。
    五岁时起,家境贫寒。我用母亲刮锅底灰自制的“墨汁”和她用猪、羊毫制作的毛笔临习书法。她为我制墨,教我用墨,所以我称她为墨母。在墨母的严格督导下,我初法欧阳询《九成宫》。由开始每日临习50字,到后来的每日默写200字。错一罚十,不得有误。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写字数额也在不断加码,墨的需求成为必然。一个夏日的傍晚,我写到一百二十余字的时候,墨汁用光了,我便趴在桌上睡着了。墨母看我字未写完就睡觉,也不问青红皂白,拿起棍棒就敲我的手。我急了,大声喊道:“你连墨汁都买不起、供不上,我拿什么去写呀!”
    墨母手中的木棒掉落在地,久久默默无语。
    我知道我的话刺伤了墨母的心。墨母疯也似地从地上拿起了棍棒去掏烟囱灰。烟囱天天掏,被她快要捣通了,也没掏到一把灰。墨母跑到邻居大婶家去要烟囱灰,她说:“儿子泡的墨汁用完了,你家烟囱灰让我掏一点吧!”三日后,墨汁发酵出来了,墨母要我把三天的字在一日内写完。
    天哪,墨母怎么从不体谅孩儿的读书之苦,拼命逼我写字呢,我实在受不了了。尽管如此,墨母立的规矩一日也未曾改变。相反,等我升入高中时临帖任务更加繁重,真、草、隶、篆皆有涉猎。一日,我写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已是晚上九点过了。我央求墨母将每日500字的定额减一减,可墨母非但未肯,反而拿来搓衣板,让我双膝跪在上面写。这种体罚也算是墨母的“发明”。我在心里恨她,甚至诅咒她,暗下决心要报复她。
    墨母出生在上海的一个殷实世家,随父从戎,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苦难岁月。复员回淮后,带着我的兄弟姊妹响应号召下放农村。我“日日临池把墨研”,一刀一刀的“火纸”已供不应求。五指划沙亦不是长久之计。墨母发现青砖吸水性强,于是让我以方砖为纸,一砖6字,一日50块,墨母把我写好字的方砖一一过目,一一圈点,尔后又一一放入清水中汰洗,晾晒后再写。如此循环往复,经年不辍。
    日月如梭。一晃四十八年过去,墨母用锅底灰、烟囱灰自制的墨汁,如今虽然已被高级的“一得阁”“曹素功”等所取代;那练字的一刀刀“火纸”,一块块方砖,已被一张张书宣所替补,但是,墨母课子习书的高尚情操是任何昂贵的东西所无法超脱的。
    性静情逸。我总算悟出了书道,悟出了墨母的良苦用心。墨母每每打我、骂我时常常念叨的一句话就是:“慈母败子”,才是真理,是我成长的良方。(吴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