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孝道名家 新闻正文
朱 岚
(2010-12-24 11:43:22) 稿件来源:北京孝赢天下文化

 

 【个人简介】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教授,博士,主要研究领域是中国传统文化。现为北京市佛教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代表论文有《论儒佛孝道观的歧异》,《世界宗教研究》(2008年第1期)、《西学东渐得与失的历史反思》、 《论晏子的君臣观》, 代表著作有《中庸论》(专著)(工人出版社1996年版)、《中国传统孝道的历史考察》(台湾兰台出版社2003年版)、《中国传统孝道七讲》(中国社会出版社2008年版)。

  

  【重要论述】

  《中国传统孝道七讲》

  (20081月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

  古人云“百德孝为本”,“百行孝为先”。对孝道的重视、崇尚,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化最为显著的特征之一。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从帝王将相到寻常百姓似乎都在坚守着“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几千年来,家族就像一把安全伞,庇护每一个人由小到老的生活和生存,而对待家中的老者则强调奉养有道,“二十四孝”的故事更是源远流长。

  什么是孝?孝道是如何起源和确立的?孝道是如何发展和演变的?中国古代社会是如何实施“以孝治天下”的?孝道是如何传播的?传统法律是怎样维护孝道的?现代社会应该如何行孝?这本中国传统孝道精讲,将为你讲授7个方面的相关内容:孝的内涵;孝道是的起源和确立;孝道的发展和演变;中国古代社会对“以孝治天下”的实施;孝道的传播途径和方式;传统法律对孝道的维护;现代社会该如何行孝等。

  第一讲 什么是孝

  ()孝的内涵是什么

  ()孝在传统伦理道德体系中居于什么地位

  第二讲 孝道是如何起源和确立的

  ()孝观念是怎么起源的

  ()孝观念最初的表现形式是什么

  ()先秦儒家是如何丰富和完善孝道的

  第三讲 孝道是如何发展和演变的

  ()汉代是如何完成从先秦儒家孝道向封建孝道转化的

  ()魏晋隋唐时期孝道的发展有什么特点

  ()宋明以后孝道是如何走向极端化、愚昧化的

  第四讲 中国古代社会是如何实施“以孝治天下”的

  ()古代社会为什么能够“以孝治天下”

  ()古代社会“以孝治天下”的具体途径是什么

  第五讲 孝道是如何传播的

  ()孝道是如何通过学校、家庭教育传播的

  ()孝道是如何通过社会教育传播的

  ()孝道是如何通过文学艺术传播的

  第六讲 传统法律是怎样维护孝道的

  ()传统法律条文是如何积极保护孝道的

  ()传统法律条文是怎样惩罚“不孝”的

  ()传统法律对子复父仇的处置是如何体现孝道的

  第七讲 现代社会应该如何行孝

  ()孝道在现代社会遭遇了怎样的困境

  ()孝道的现代价值是什么

  ()现代社会子女应该怎样孝敬父母

  

  本书精彩书摘:

  ()传统法律条文是怎样惩罚“不孝”的传统社会里,与“孝为百善先”的道德观念相对应,有“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的法律意识,不孝是最大的罪行。因而,惩罚“不孝”,也是维护孝道的重要法律内容。

  古代中国把“不孝”作为罪,并对不孝行为实施法律上的制裁是很早的事情。迄今为止,商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成熟文字可考的朝代,所谓“刑三百,罪莫大于不孝”,说的就是商朝的事情。如果史料确凿可靠的话,说明商朝已经定“不孝”为罪了。到了西周,已经明确把“不孝”视为“元恶大怼”,不孝是罪大恶极的,被列为“八刑”之中的第一刑,不容赦免。秦始皇独操权柄,严刑峻法,对不忠不孝者自然不会心慈手软,秦代法律中也有不孝罪处死的规定。两汉以后,历代封建王朝都标榜以孝治天下,“不孝”被正式定为罪名列入律书。

  北齐法律首次确立了“重罪十条”,把“不孝”列为第八条,这是“十恶”之罪的最早形态,也是后世法典的重要内容。隋朝正式确定了“十恶”的罪名,“不孝”罪列第七位。从此以后,“不孝”就成为“十恶不赦”的重罪。唐以后各代都沿用“十恶”的罪名。《唐律》明确地规定了“不孝”的内容及相应的刑罚,具体包括下列几项:

  1.告发、咒骂祖父母、父母。《唐律》规定,除了祖父母、父母犯有谋反、大逆、谋叛等罪行时子女必须告发之外,如果子女告发祖父母、父母的其他罪行,要被处以绞刑。诬告父母更是死罪。值得注意的是,法律还规定,虽然揭发祖父母、父母罪行的子孙要受刑,但被揭发的父、祖却被视为自首,可以免除惩罚。这就给子孙以死救亲提供了机会。换句话说,为了使祖父母、父母免于遭受刑戮,子孙可以不惜以身试法,揭发尊长的罪行,自己去受刑。另外,子孙詈骂祖父母、父母的,也要处刑。明、清律甚至把“骂詈”专列一门,不仅儿子骂祖父母、父母的要处刑,妻妾骂丈夫的祖父母、父母,也要被处刑。

  2.祖父母、父母在世,子孙另立户籍、分割家产。传统孝道认为,子孙另立门户后,孝心就会沉沦丧生。所以,“父母在,不有私财”,禁止子孙拥有私有财产,可以说是孝道的一贯要求。唐朝对另立门户的子孙处三年徒刑,宋代对此处罚更重,有时甚至可以判死罪。明朝清朝在这一条上稍微宽松些,经祖父母、父母提出来才受理,刑罚也比较轻,明朝处杖刑一百,清朝处杖刑八十。

  3.赡养父母不尽心的。赡养父母是孝道的基本要求,如果子孙有能力赡养父母却不赡养,或者不尽心尽力赡养,只要祖父母或父母向官府捷出控告,子孙就会被判刑。

  4.居丧期间男婚女嫁、弹琴作乐,或者丧期未满就把丧服脱掉。依据唐律,为父母居丧期间男婚女嫁,或者把丧服换成吉服,或者弹琴作乐,判徒刑三年。即使路上遇到别人弹琴作乐,停下脚步聆听的,也要处杖刑一百。在居丧期间怀孕,或者在居丧期间兄弟分家,也要被问罪。

  5.隐瞒祖父母、父母死讯,不奔丧不办葬礼,或者谎称祖父母、父母死亡的。按照法律的规定,祖父母、父母死后,不奔丧不办葬礼的子孙流放二千里;官员如果隐瞒父母死讯,不辞职回家居丧,查实后判两年半徒刑;如果谎报祖父母、父母死讯,判三年徒刑。另外,如果祖父母、父母犯死罪被囚禁在牢房,而子孙或其妻妾弹琴作乐,要以“不孝、不义”的罪名被判一年半徒刑。

  6.殴打祖父母、父母致死的。“十恶”中的第四条“恶逆”,就是殴打或谋杀祖父母、父母,这是情节最为严重、不能赦免的不孝之罪。甚至连诅咒父母死的,也以“谋杀”罪论处。犯了“恶逆”罪,各代都是不论有伤没伤、伤势轻重,只要有“殴”、“杀”的行为,一律杀而不赦。即使子孙已经畏罪自杀,也要曝尸示众,以示惩罚和警示。明代的法律规定,祖父母、父母受到子孙威逼而死亡的,依照殴打祖父母、父母罪问斩。清律更具体地规定,如果因为子孙触犯而导致祖父母、父母自杀,子孙要被斩决;如果因为子孙违反教令而使祖父母、父母轻生,处绞刑。即使父母并非故意寻死,只是无意中死亡,只要起因于子孙,子孙也仍然要负同样的刑事责任。这就是所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的孝道观念在法律领域的典型体现。有这样两个案例:一个母亲要把不听话的儿子甲某送到官府,甲某苦苦哀求,母亲不为心动;在向官府提出控告后,母亲却又追悔莫及,投井自尽,甲某因此而被判绞刑。另一个案例是,乙某平日里对母亲极为孝顺,他的母亲向别人索要了非分的财物,乙某极力劝阻,母亲不听,乙某私自凑钱退还了非分之财,他的母亲得知此事后羞愤自杀,乙某先以违犯教令罪被判绞刑,后来才被改判为流放三千里。综观历代法律,对不孝罪的处罚,都采取加重处罚的原则。官府审理案件时,都是先分别其尊卑上下、长幼亲疏,然后才听是非缘由,对于以下犯上、以卑凌尊的人,严惩不贷。皇帝在对不孝罪的申报批复中,也往往任意加重刑罚。例如,唐代京官李氏兄弟,二十多年没回过故乡,隐瞒母亲的死讯,查证以后,皇帝命令对他们处以当时早已经废止的车裂之刑。

  最后要说一说的是中国古代的家法、族规。家法族规同封建国家的法律本质上是一致的,除了维护家族内部秩序、调整族里关系、履行国家规定的各项义务外,还用严厉的惩罚手段从思想道德上控制着家族成员,“家法伺候”在古代曾是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断喝。在家规家法的教育和约束下,家庭俨然是公府衙门,族权完全成为专制王权的化身。尤其是明、清两朝,家规家法教育与前代相比更加严厉。在维护孝道方面,家规家法发挥着国法所不能发挥的作用,所达到的效果比国法更为显著。特别是在闭塞的边隅山区,天高皇帝远,政权、法律鞭长莫及,家法族规就成为惩治非礼、禁恶扬善的主要手段,家()长既是家族内的立法者,又是执法者。其中最突出的是对不孝子孙的处罚。一个家族出了个不孝之子,那便由这一家族辈份最长的族长出面,开祠堂门,严刑惩治,直至处死忤逆父母的不孝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