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热点新闻 新闻正文
“421家庭”衍生问题 80后整体不孝首因在经济
(2010-11-22 19:44:43) 稿件来源:北京孝赢天下文化

“421家庭”衍生问题 80后整体不孝首因在经济

“421家庭” 这个倒金字塔让人伤脑筋

  这种结构衍生出诸多问题,南京不少年轻夫妇面临“养老养小”难题

  核心提示:最近,一则新闻刺激了公众的神经:九成80后无法养父母。同时还有一项统计显示,南京每年符合“双独”条件的家庭超过10000个,但向计生部门发出二胎申请的只有100个左右。种种迹象表明,南京的家庭结构已经步入“421”时代: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正日渐迈入老年人行列,4个老人、一对夫妻加一个小孩的“倒金字塔”模式诞生,这种结构,衍生出不少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江苏养老举措

  江苏省已出台《关于加快老龄事业发展的意见》,对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制定了刚性目标。明确要求2012年前,全省城市社区基本建立起多形式、全覆盖的居家养老服务网络;农村社区(村)依托敬老院、村级组织活动场所等现有设施资源,建立综合性养老服务中心(站)。为此,省财政每年安排4000万专项资金,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扶持新建2000个社区(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站)。到2012年,全省将建成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站)11535个。

  “4”的无奈

  近七成家庭存在“老养小”

  家住玄武区花红园的徐女士已退休两年了,可身上的担子却一点儿没轻。有了退休金的她依然是“月光族”,不仅大部分收入都倒贴在儿子身上,还借了一笔外债。大学毕业的儿子结婚后,小两口工作忙,简直就把她这里当食堂,蹭吃完了,就回自己的房子睡觉。然而,除了经济上的“被啃”,在体力上,很多退休父母也是甘做“保姆”,比如,接送孙辈。

  中国老龄科研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有将近七成的家庭存在着“老养小”现象,有三成左右的成年人需要父母为其支付全部或绝大部分生活费用,而对于生活在消费较高的南京的年轻人,大都无法独立支付高昂的房价,而靠父母也自然成了一种选择。

  请不起保姆还得去养老院

  近日,老袁因高血压住院了。今年63岁的老袁在别人眼里很幸福,独生子很有出息,硕士毕业现在北京一家外企上班,儿媳也是独生女,两人工作都不错。病床上的老袁虽然很想念远方的孩子们,但孩子们根本没时间回来照顾他。

  “我就想在家里养老,但可能最终还得去养老院,因为请保姆太贵了。”老袁摇头说,前段时间,他曾跑过安德门民工市场,一打听,今年照顾老人的专职保姆月工资已涨到1800元,还要包吃包住,有这个钱还不如去养老院了。省民政厅有关负责人认为,伴随“421”家庭时代的到来,去机构养老可能会成为趋势,“养儿防老”的观念将会越来越淡化。

  “2”的无奈

  不是好儿子也不是好爸爸

  “4”的无奈也正是“2”的困境。“我既不是好儿子也不是好爸爸。”80后的朱杰和妻子张丽都是“新南京人”,一个来自盐城,一个来自宿迁,两人在南京大学毕业后留下来工作。今年5月,张丽生下一个男孩,小夫妻俩因为工作的关系根本无暇照顾宝宝。朱杰的父母便从盐城赶来照顾。朱杰父母都已年过六旬,之前为了供他读书到处打工,身体不好。受现实所迫,最后,宝宝跟着朱杰父母回了盐城。

  月入过万养父母仍有压力

  朱杰两口子每月收入过万,但每个月要负担3000元的房贷,还有一年内必须还清、每个月要还4000多元的车贷……

  更重要的是,双方的父母都来自农村,都没有退休金,也没有医疗保险,养父母的压力自然落在他们身上……想到未来,朱杰更感到无奈而沉重:“父母老了以后,很可能至少有一方要和我们一起住,现在房子太小了。如果4个老人都要来,难以想象……”

  采访中,独生子女最希望“跟他们住得近一些”,用“一碗汤的距离”来解决父母养老问题,跟父母住在同一小区或相邻小区,一碗汤送过去不凉,相互照顾、以尽孝心。

  80后整体“不孝”原因多

  “我们这一代养老真累,不怕你笑话,我最近被累得哭了。”今年29岁的谢飞和爱人都是独生子女,同为80后的他们深深感觉到了养老的压力。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的谢飞,每月6000元的收入,但加班多,工作压力非常大。爱人在小学工作,平时工作也很忙。“以前还不觉得,前几天我母亲突然得了脑血栓,被送到了医院,我压力一下子就更大了。”谢飞告诉记者,他和爱人不得不医院、单位、家三头跑,老感觉力不从心。

  据记者调查,80后整体“不孝”有很多原因,比如时间、精力、体力等,但首因是经济问题。

  问题所在

  想进养老院也很难

  让老爸老妈到哪里去养老?怎么养老?关注老人的今天就是关注自己的明天。

  目前,南京市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占全市660万户籍人口的16%以上,今年初就已超过100万人,且仍在以年均5%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20年,南京老年人口将占总数的22%。而目前,南京养老机构档次偏低,现有的200多家老年福利机构中,超过90%的机构只能提供基本的住养服务,能提供康复服务的机构只有10家左右。

  但现实是,现在想进养老院也很难。南京现有的养老院床位数2万多张,平均每千名老人仅拥有床位约21张。南京市唯一一家国办养老院,虽然不断建造新大楼,但是仍一床难求,目前还有400多名老人正在排队等候。

  “双独”夫妻压力大

  市民徐大妈告诉记者:“我家就一个独苗,儿媳也是独生女,现在他俩要赡养四个老人,太辛苦了!我就希望他们多生,这样孙子辈能减轻很多赡养老人的压力。”

  “江苏省早在1990年颁布《江苏省计划生育条例》时,就规定对部分家庭放开二胎政策,比如夫妻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家庭就可生二胎。”南京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展规划处有关人士介绍说,其实南京每年符合“双独”条件的家庭至少上万个,但向计生部门发出二胎申请的“双独”家庭只有100个左右。 为何可以生却选择不生?不少独生子女感慨,现在他们已经成了房奴、车奴和孩奴了,不想再加重经济负担。

  南京市计生部门曾对全市育龄人群婚育意愿进行过一项调查,结果发现,调查对象中表示希望做“丁克”家庭的占5%左右。在符合生育优惠政策可以生两个孩子的夫妇中,只有4.4%表示选择生两个孩子。

  该人士表示,南京已经进入低生育率阶段。在解放初期,南京平均一对夫妇生5.8个孩子,现在则是平均生1.3个孩子。生育率过低,独生子女的培养问题、家庭风险防范问题、人口老龄化使劳动力结构、人口抚养比结构等都发生重大变化,给养老、医疗带来了不容忽视的影响。快报记者 项凤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