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孝
孝经
孝文选读
敬孝诗赋
百孝图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名人谈孝 新闻正文
姚远利:匾中论孝(图)
(2010-3-9 22:08:57) 稿件来源:北京日报

    北京科举匾额博物馆馆长姚远利最近给全国政协委员写了一封信,建议在公民道德教育和《文明市民公约》、《婚姻法》中明确倡导“孝敬父母”的美德。

  老姚收藏的第一块匾是“选举孝廉方正”匾,为宣统元年(1909年)主持孝廉方正制科考试的官员黎殿元所立。一般的常识是,科举制在1905年就被废除了,而实际上被废的只是常科,选拔官吏还有一种模式,为制科,是根据皇帝特旨及国家对特殊人才的需要不定期而设,又持续了一段时间。老姚说,这块匾因涉及到科举制度结束后人才选拔的方式,所以较为难得。

  收匾之初,老姚也遇到了一个难题——如何定位匾额。“匾额是一块块‘宝玉’,我究竟是用金线还是用麻线来穿它呢?”最终,他选择站在民族历史的高度去看匾额,强调它宣扬教化的作用,而不是把它看成民俗。从这个定位出发,他又选择了科举匾额作为突破口,因为这种匾额有最广阔的受众面,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得到共鸣。

  老姚如今已收藏了600余块匾额,他笑称自己教会匾额贩子“状元、进士是怎么回事”,他们却开始要高价。老姚还提到,在他收科举匾额之前,那些商人更看重匾额的品相,比如较华丽的祝寿匾,而忽视了较简约的科举匾额。

  在这600多块匾中,老姚最为钟爱的恰恰就是一方很不起眼的匾。当初老姚在十里河古玩市场看到这块匾时,它没有上漆,边框还是修过的,而且当时根本不知道这是哪个皇帝哪年颁布的圣谕。在很多乱七八糟放在一起的匾额中,老姚翻了几遍,都没有把这块品相不很好的匾放在眼里。幸运的是,老姚突然觉得这方匾有宣扬教化的功用蕴含其中,尽管当时手头没有相关资料,他还是凭着直觉买了下来。拿回来后,他也只是把这块匾放在一边不再理会。直到一天,当老姚看到《明朝那点事儿》中谈到六条圣谕,方才意识到这方匾的价值所在。原来此匾的内容正是洪武三十年(1397年)明太祖朱元璋颁发全国的六条圣谕:“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这是当时户部奉旨颁布的圣谕,旨在安定社会,赞颂良好品行,并要求颁行全国,城镇里坊都要悬挂,定期宣讲。后来,老姚还找到了宣传圣谕所用的木笃(铃铛)和委任状。他说,这三件东西放在一起,就可以将中国古代匾额的宣扬教化作用阐释完整,所以在这么多匾额中,他一直对这“六道圣谕”情有独钟。


  老姚总结自己的收藏理念是要玩到极致,而不是“半瓶子响丁当”。比如,他收齐过一套“一榜三进士”所题写的匾,也就是说把同一科的状元、榜眼、探花三人题写的匾额都收集到了。要知道,清历史上开科114场,会有114个状元、114个榜眼、114个探花,有多大的概率,才能把同一科三个人题写的匾额都凑齐了呢?这三块匾的题名人于道光十二年中举,其中状元吴钟骏、探花季芝昌题写的两块匾老姚很早就有,最后也是最难收到的是榜眼朱凤标题写的匾。那是在安徽泾县,有个商贩囤积了20块匾,老姚翻到最后发现了朱凤标的那块匾,欣喜不已。匾上是“太史”二字。朱凤标的书法非常漂亮,书写的内容又不是贺寿之词,刚好和科举有关,这块匾实在是难得的珍贵之物。商贩听说姚远利是从北京来的,还故意抬高了价格。

  “不管爱好什么,任何事情都有捷径,都可以事半功倍。”老姚说道。在他看来,自己干收藏这二十年就是从阻力最小的地方入手,注重藏品的体系,不是什么都收,因此没走多少弯路。